欢迎来到兰州大学管理学院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校友之家>校友博文

我的二万五千里求学路

文章来源:旧站数据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4年06月11日 点击数: 字号:【

我是兰州大学管理学院2010MPA毕业生韦懿伦,19806月生,现任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政治处组织科副科长。和兰大结缘是一个偶然的机会,3年的兰大MPA学习经历,让我学有所成,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求学的酸甜苦辣。

当初报考兰大的时候,我的家人与我曾有不同意见,他们指出,我家在东莞,去位于广州的兰大广州教学中心上课,往返近200公里,路途远,学习的时间和经济成本都很高。上学后,也证明了他们的话很有道理。一到周末,本来忙碌完一周的工作,本该是休息调整的日子。但由于我要去广州上课,早上6点多钟就要起床,从家门口坐上城巴后,换成跨镇街公汽,再转乘高铁,最后坐的士到位于广州黄花岗的教学中心,耗费两个多小时,然后晚上又耗费近3小时返回东莞。每到周六、周日,双城记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为了减少上学路途时间,在爱人支持下,2010年底,我买了一辆汽车。有了爱车,虽然开车上学方便了,但每个周末300多元的油费、路费支出,也成为了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不小的经济负担,让我的生活变得节衣缩食。后来有一次和朋友吃饭,有一个朋友终于忍不住跟我说,以前朋友相聚吃饭时,都是我抢着买单,如今吃饭总感觉我是忘了带钱包。我只好自我解嘲说,我把喝酒的钱都贡献给了教育事业。

同学之情是最纯洁的感情,我们班60名同学主要来自政府机关、事业单位,相近的年纪、教育背景和工作环境,使大家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欢乐的大家庭。如我们班来自东莞的同学共有3名,3年多来,大家一起上课、考试、赴兰州参加论文答辩;闲时大家一起相聚品茶或小酌两杯,有事时互相帮助,成为了关系非常密切的“东莞三剑客”。

2013年初,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电影热播,让我们回忆了大学时代的美好生活。而那3年,虽然青春时期本科时的生活渐行渐远,但已过而立之年的我们,在兰大仍重温了美好的大学生活。

东莞外来人口多,治安形势严峻,我所负责的工作压力大、任务重,经常都是用晚上或周末加班做工作日未完成的事情,加之我爱人工作在北京,两地分居,也只有节假日才有机会一聚。由于课程都是安排在周末或节假日,使我的工作、学习与家庭矛盾异常突出,由此品味了不少苦涩。

记得在2011年端午节前,我爱人买好了北京飞来广州看我的机票,并订好了珠海的酒店,相约一起去珠海度假。后来学校课程临时有调整,在端午节安排上课。一边是难得的夫妻相聚,另一边是必须完成的学业,实在难以抉择。教学中心有规定,如果一门课程请假超过一半时间,需要重修、补考。我抱着侥幸心理向学校请了两天假,希望能逃脱重修厄运。但事与愿违,最终还是被抓了重修。每次我将此事与读其他学校MPA的同事、朋友提及时,他们第一反应都是兰大的考勤抓得太严了。

苦尽甘来,这话不差。3年的课程,我以很高的出勤率坚持了下来,这让我养成了良好的管理和使用时间的习惯,使我后来的工作和生活都获益匪浅。虽然今天我已为人父,家里四个老人多病,工作上也承担了更重的责任,但在兰大的经历早已使我锻炼成了“时间管理大师”,也成了工作与生活间的“平衡木高手”。事情再多,我丝毫没有觉得时间不够用。现在每到周末,我都习惯性的早起,先是跑步10公里,然后陪家人、做家务、看书,或加班,在苦中作乐享受生活、享受工作,这也是我在兰大学习最大的收获之一。

我大学本科学的是中文专业,2002年参加工作后一直从事公安队伍的人力资源管理工作。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,工作的担子逐渐加重,越来越觉得自己管理学理论不够用。兰大3MPA的学习,给了我一个系统学习理论知识的机会。

3年来,我带着问题学,尽力做到知行合一,在理论修养和实践锤炼中不断完善自我。如我所在的部门负责全市公安机关文职人员的管理工作。但由于公安文职是一个新鲜事物,在我国没有太多的经验可以借鉴,从2006年我局实行文职制度以来碰到了不少问题,许多管理制度亟需完善。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研究与思考,贯穿了我3年学习的始终,我的毕业论文内容也确定为公安文职制度创新研究。在论文指导老师马秀玲副教授的悉心指导下,最终我的毕业论文也不负所望,被评为优秀论文。师者,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。从马老师和其他许多可敬的兰大老师身上,我收获的不仅是学业,还有严谨的治学风格和学习能力。3年的求学经历就像一道精心烹饪的美味辣菜,触动着我的味蕾,焕发出我对学习、工作和生活的渴望。

(作者系2010级MPA韦懿伦,现任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政治处组织科副科长